欢迎访问保山澳门皇冠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页 保山澳门皇冠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

    我的母亲

    2018-12-05 16:46 字德芝

    世界上有多少文人墨客赞誉过母亲,百度里写母亲的文章千千万。而我的母亲,一个不起眼的女人,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,只是一个一味在黄土地上默默耕耘的普通妇女。她,没有多少文化,教育我们的方式显得尤为简单:要好好吃饭,身体才会健康;要好好学习,以后才会有好日子过。

    打记事起,我们姐弟俩的时间都被母亲安排得满满的:上学、做饭、放牛放羊、砍柴、找猪草……尽管做这么多,可母亲她从不会轻易表扬我们,我和弟弟嘴上不说,可心里无数次抱怨这样“狠心”的母亲。直到上初二时,我对母亲的看法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,又或者说我读懂了自己的母亲。

    记得那年,正上初二的我生了一场大病,好几天下不了床。记忆中,那是人生中第一次生病输液。正是农忙季节,母亲忙于收割庄家,又或者说我不经常生病,所以母亲也不以为然。在小村里,小疼小病就是搞点草药吃吃,再弄不好或病情稍微严重就请乡村医生看看。记得当时我已经昏昏沉沉在床上躺了两三天了,也请乡村医生看过了,说是没什么大碍。于是母亲还是忙于收割,我还是继续躺在床上。

   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漆黑的夜晚。我无数次起床上厕所,每一次上厕所都是疼得要命,大便中夹杂着血丝。母亲见到血丝,脸色大变,我也隐隐感到我的病情有些重了。更可怕的是我竟然把昼夜颠倒,意识模糊。清楚记得奶奶去世之前就是这样的状况,想到这,我恐慌地问母亲:“我会像奶奶一样离开吗?”“净瞎说,怎么会!”尽管母亲用果断的回答来掩饰她的内心,可她额头上顿时渗出的密密麻麻的汗液出卖了她,我还是感觉到她的焦急。来不及多做准备,母亲从里屋拿了一个手电,顺手拉了一个垫单,背上我,匆匆忙忙走出家门朝街子卫生院的方向急奔。当时,家乡没有通公路,从家到乡卫生院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。漆黑的夜里,只有微弱的手电照亮母亲前进的道路。弯弯曲曲的山路,母亲艰难的行走着。我静静地趴在母亲的背上,身体随着母亲急促的呼吸声而颤动。夜,伸手不见五指,我闭着眼睛,清凉的秋风从耳畔微微拂过,凉丝丝的。

    母亲一边在坑坑洼洼的乡村路上挪动着脚步,一边喊着我的小名:“兰儿啊,不要睡觉,妈妈叫你,你要答应。”我答应着。我也曾听老人们说起过,昏沉的病人千万不能睡着,一闭眼就醒不过来了。我想,母亲也知道。尽管病痛让我双眼酸涩,很想在妈妈温热的背上舒舒服服地睡一会儿,可母亲的喊声一直在耳畔响起,忽远忽近,若隐若现,让我无法安心入眠,我时不时回应:“唉、唉……”夜越来越深,途径一片小树林,额头忽然冷飕飕的。我和母亲都很熟悉这小树林,这是我们去乡集镇的一条必经路。树林茂密,也是邻里寨舍的坟山。一想起它,心头不由得笼罩上一层阴森恐怖之感。母亲是个胆小的人,平常晚上都很少出家门,更别说大半夜的来这毛骨悚然的树林。夜鸟在林间鸣叫,但母亲丝毫没有放慢脚步。

    时间在母亲脚底与山路“咯喳咯喳”的摩擦声中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趴在母亲背上依旧动弹不得,轻声对母亲说道:“妈,要不我们歇息一会儿……”“不能等,要赶紧走,耽误了病情可不好了……”,我知道母亲累了。怎么能不累,夜里的山路一个人行走都得跌跌撞撞,加上我这么个大包袱,我几乎哀求道:“妈妈,要不我自己走一会儿。”“妈妈不累,你不要睡着,陪妈妈说话就行。”说完,又是一阵脚底摩擦地面的声音,那“咯喳咯喳”的声音划破深夜的宁静,渗进我内心的灵魂。我用手轻轻触摸母亲的额头,额头湿漉漉的,像被雨淋过似的。微风轻柔地拂过我们娘俩身旁,带着湿漉漉的凉意。我顺着母亲汗流往下抚摸妈妈的双眼,怎么也是湿漉漉的,难道汗水还浸湿了双眼不成?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得原先两个小时的山路是那么的漫长,到乡集镇,已经是鸡叫时分了。母亲先是去敲一个熟人医生家的门诊部,可怎么敲都不见有人来开门,也许他们出差了。母亲又继续背着我走上街头的卫生院,自己终于见到一个值班医生,母亲像看到救星一样,语无伦次的表达着我的病情。当医生给我输液后,我安然睡着了。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,母亲双眼有点浮肿,想必昨晚一宿没合眼,见我醒来,急切地问: “好点没,好点没?”“好多了。”母亲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开了。医生走过来和母亲搭话:“这是伤寒,幸亏来得及时,不然……对了一共是10块钱。”母亲一愣,嘀咕着:“是呀,昨晚慌里慌张的竟然忘记带钱了”。医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让母亲方便时又来付就行。我问母亲:“你平时不是最怕黑,怕走夜路么,怎么昨晚一点都不怕?”“噢,是吗?我满脑子都是你,来不及想其他的事了。”这件事离至今近二十年了,可我依旧记忆犹新。

    现在,我也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,每天除了上班工作外,我的一切心思都放在两个孩子身上。孩子的一切,包括身体、思想等等都牵动着我的心。生怕孩子身体哪里不适,就变着花样给孩子做好吃的;生怕孩子不听话,一有空便和孩子一块谈心读书。只要孩子一生病,我的心就像怀揣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,总是七上八下,这样悬着的心情直到孩子病退才会平静下来。此时的我更加觉得亏欠母亲,母亲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才盼得我们姐弟俩健康成长。

    是呀,“养儿才知父母恩”。随着我的孩子一天天长大,母亲也老了。前不久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好不容易从“鬼门关”走了回来。我很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每分每秒,把每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好好经营。我真的很怕,怕这样美好的时光会引得上苍妒忌,害怕老天爷会把这一切猝不及防的夺走。以前,我总是因为各种忙碌错过了陪父母的时间,当失去真的来临时,坚强的防线顿时崩塌,我才知道自己内心是那么脆弱恐惧,那样害怕失去母亲,失去亲人。不过我很庆幸,命运眷顾,“子欲养而亲还在”,我会加倍珍惜这幸福时光。

    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    返回首页
    相关澳门皇冠
    返回顶部
    博聚网